透🌴

银幕情侣taetee

【TaeTee】我不是黑社会我是近视眼 6



       

曼谷的天气总是像变得很快。


刚才tae推门而入时,漂亮的夕阳还俏皮的给tee的鬓角染了色,只不过是吃顿饭的功夫,竟开始阴云密布起来,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沉闷的传来。


tae借着手机观察着tee,似乎是想观察出他有没有生气或者是感动或者是别的情绪。


但很可惜,都没有。


tee就像是一个雕塑,沉默又神情严肃的进食,似乎是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


tae觉得,他多半还是憋着一口气的。


     

刺目耀眼的闪电将乌云撕裂,直愣愣的戳进每个人的视网膜,紧跟着便是振聋发聩的霹雷,似乎是要将天空劈开。tae没说话,他还在等着tee开口。


“!”吃鱼的人显然是被突然的声响吓了一跳,受惊的兔子似的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又迅速扭回来盯着tae,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


合着他跟自己一样,根本不是生气,就是吃着吃着走神了而已。


想到这,tae突然就笑了出来,一脸的温柔。


“回家吗?”


虽然两人住在不同楼层,但他们总是不约而同的称呼那个地方为 家。


“嗯嗯嗯,要不待会要淋雨了。”


神智回笼的人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了餐具,干净漂亮的在袋口系了个蝴蝶结,背起书包就往外走,连自己的门卡掉在地上了都不知道。


tae弯腰将那东西捡起来放在手里端详着,只是还没来得及还给tee,就被一句“P快走啊!”止住了话头,下意识的把那张房卡揣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捡到钱了吗?”抱着书拎着垃圾的人笑意盈盈的扭头打趣着有点不自在的大个子,下午的尴尬气氛似乎被那个雷击碎一般消失殆尽。


“没有,我可没那个好运气。”

tae说了个谎,毕竟他捡到的东西,可太值钱了。


       

从三楼下到一楼没用多久的功夫,可从教学楼到停车场却要走上个五分钟。tae没开车,如今要下雨了自然而然就蹭了tee的车,双手插兜跟着tee往停车场走,小小的卡片不停的在指尖打转,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还给tee。


一大滴雨点砸在地上,tae抬头看了看天,他们这才刚出教学楼啊。


“哦咦下大了!”咋咋呼呼的声音在耳边炸开,tae才刚刚扭过头,帘子似的雨串就模糊了tee的容貌,他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处便突然多了一圈热量。


tee像当初自己拉着他一样一只手拽着自己往停车场跑,想举起手里的书挡雨又怕打湿了笔记,只能低头紧紧护在怀里。


凉凉的雨水砸在脸上带走了夏季的最后一丝燥热,tae觉得现在还挺浪漫的。


     

两个人像落汤鸡一样跑进车里,幸好tee的车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真皮的座椅湿了也不怕处理起来太麻烦。


有点长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视线,tae随手把他们呼噜到脑后,扭头看着tee坐在驾驶座上伸手胡乱抹着脸上的水,可这水顺着头发尖滴下来就跟个源源不断的水龙头似的,tee怎么也擦不干净。


“诶?”擦了半分钟的人还没擦干净,眯着眼想去够后座的纸巾,只是手才伸了一半就被人塞了一手叠好的纸巾,紧跟着一只手掌划过自己的头皮,把前两天刚刚剪短的头发捋到了脑后。


“怎么不弄头发?”

“……忘了”


tee回答的特别无辜,湿掉的短发刺猬似的支棱着。

太可爱了,这样真的太可爱了。

tae觉得自己的手心发痒。


       

车开到楼下,雨势渐小,tae跟着车里的音乐轻轻在膝盖上敲着节拍,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缓和的氛围又有要凝固的趋势。


“再坐会吧,待会可能就没雨了。”

一首音乐结束,tee插着安静的空子提了意见。


“行啊。”


    

车里温度比外面略高,温度拽住了水汽在车窗上停留,结出了一层漂亮的水雾,短暂的歌曲间隙过去,tee最爱听的《some》如约而至,节奏响起的一瞬间,tae突然起了玩心,伸手在车窗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E”字最后一横落手,tae看着玻璃上傻乎乎的三个字母,觉得这未免有些幼稚过头了,噗的一声笑出来后便摇摇头打算伸手擦掉。


只是手指才刚贴上一点,背后便被热源覆盖,温润的呼吸轻飘飘的打在自己的耳根,白净的手指出现在tae面前的车窗上,让他有点不敢回头。


tee也在车窗上写了自己的名字,不知是被tae勾起了童心还是怎么的,涂涂画画不亦乐乎,还在自己名字后面画了个小笑脸。


   

手臂的回程似乎因为tee的左手打滑而遇到了点障碍。

原本坐在驾驶座的人就是侧过了半边身子,左手撑着座位之间的置物格上,才能越过tae在玻璃上写下自己名字的,但由于他衣服上的积水滴落,放松了精神的人一下子没撑好,失了重心跌了下去,所幸伸出去的右手在戳了一下玻璃后及时收回来抱住了tae的肩膀,才堪堪稳住了自己。


    

“没事吧?”

“没、没事没事。”


tae回身把tee扶正,丢了丑的人一阵害臊,忙不迭的甩开tae的手回到驾驶座上,不自在的看着外面不见小的雨势。


越来越可爱了。


tae把一直揣在兜里摩挲卡片的手伸了出来,掏出手机对着写字的车窗,“咔嚓”拍了一张上传到了自己八百年没登过一次的ig,想不出文案就顺手打了个“🎶 Some”,就地取材。


“雨小点了,走吧?”


“诶,终于可以回家了!”


tee一把推开车门冲出去,理所应当的把锁车的事情交给了tae,自己先跑到大堂里等着tae。


落后的人也心急,没来得及抹掉窗户上的字就拔了钥匙下了车,丝毫没有留意到车窗上自己和tee失手画的那两点因为水汽散落而连成了一颗心的样子。


      

正位于两人名字之间。


      

      

    

Tbc.


      

     

   

*《Some》

가끔씩 나도 모르게 짜증이나

偶尔我也不知道地发脾气


너를 향한 맘은 변하지 않았는데

向着你的心没有变过


혹시 내가 이상한 걸까

或许我是奇怪的东西吧


혼자 힘들게 지내고 있었어

一个人辛苦地过着


울리지 않는 핸드폰을 들고

拿着不响的手机


때로는 친구 같다는 말이

说是有时像朋友的话


괜히 요즘 난 듣기 싫어 졌어

无缘无故的 最近我 变得不想听


卧槽我的迪迪啊啊啊这是什么纯洁无辜的小鹿眼神啊啊啊啊大半夜的好诱人啊我好想看他哥表情啊啊啊

【TinTol】白大褂不能乱穿

护妻醋缸晚期患者大爆发

一件白大褂差点引发一场轮回血案

        

     

     

     

“P今天又是晚班吗?需要我去送饭吗?”


“不用啦”tin偏头用脸和肩膀夹着手机,心满意足的在病历表上打个勾,被男朋友关心的喜悦让他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N只需要好好睡觉,明天一睁眼我保证你就会看到我啦。”


“油嘴滑舌。”听筒那头的tol假装嫌弃的吐槽了一句,似乎是想挂掉电话了。


都这么多年了,tol还是没习惯我的土味情话,tin在给一个病人开生理盐水的时候甜蜜的撇了撇嘴。


       

“tin医生!来一下这边,这个病人状况不太好!”


aim催命符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tin这边还没开口,电话那头的小男友就又发话了:“去吧,照顾好自己。”


“你这样说显得好像我要上战场了。”


可惜tol没再给他多余贫嘴的机会,说了一声再见就挂了电话,tin也只好摇摇头把手机揣回兜里。


“tin医生!” 完了,aim的情绪有些不好了。

“来了!”


      

病人因为夜间阵发性呼吸困难难受的在床上喘着气,tin先协助aim把人换成端坐位之后根据情况下着医嘱,身边其他人也都忙忙碌碌的给病人们做着治疗,只不过时钟接近零点,所有人都有点疲倦了。


“P tin!有人找。”cap打着哈欠走进来,一脸的疲惫样看上去就像是被sing狠狠折磨过一样。


当然,tin说的是工作方面,交班病人什么的。


“来了!”


tin觉得自己就像个陀螺一样每天在急诊室里打转,一天最起码要喊十几遍来了。


      

“谁…”tin这一问句还没问出来就看见了拎着饭盒在外面等自己的tol,左右张望的样子看上去可爱极了,tin觉得自己劳累一晚上的心脏突然放松了。


“不是说不用过来了吗?”tin感觉自己此时此刻一定笑的像个哈士奇,摇尾巴那种。


“不吃啊?不吃我拿走了。”tol说着就要转身要走,tin赶紧伸手把人抓回来,要不是现在自己身上穿着白大褂,tin肯定要把自己的男朋友搂进怀里好好亲热亲热。


“要的,要吃的,我都饿死了。”适当的噘嘴卖个萌哄自己的男朋友,tin觉得这种日子比神仙还舒服。


“趁热赶紧的吧。”tol没挣扎,红着耳尖任由tin拉着他的手,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一靠近就会跳开的小兔子了。


    

急诊室暂时陷入了一片安静,病人们的病情似乎都稳定了下来。


tin现在和当初不一样了,他现在拥有了一间小小的诊室,算是实习生老大的优待吗?总之tin偶尔会在这给一些换药的病人做治疗,剩下的大多数时间,这里都是tin医生的休息室。


tol坐在病床上无所事事的晃着腿,一会看看手机,一会看看吃东西的tin医生,一会再转着小脑袋四处看看,像是一个好奇心十足的宝宝。tin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男朋友还没参观过自己的诊室呢。


“装修怎么样?不错吧?”

“别搞得好像是你装修的一样tin医生。”


tin不得不承认,每次tol这样叫他的时候,都会让他产生一种原始的反应。


        

医院冷气似乎打的太足了,tol来的仓促,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短袖格子衫。tin看着坐在病床上不停揉搓手臂的人有点心疼,想着现在是凌晨,急诊室里也都是零零散散窝在角落里休息的人,便放下吃空的饭盒,转身把柜子里昨天刚洗干净的那件长袖白大褂拿了出来披在tol身上。


他现在只有这一件外套了。


“我没事,不冷的。”听话的小孩子挣扎着想脱掉身上的衣服,但事实却很不给面子的让他打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


“穿着吧,现在大家都没在看我们,不碍事的。”tin把窗户打开一条小缝,曼谷温暖的夜风顺着缝隙争先恐后的钻进来。


领口是tin常用的洗衣液味道,tol感到有点安心。

“谢谢。”


过长的袖子遮住了tol漂亮的手指,有点局促的人只能抬起指尖挠了挠后脑勺。


“你跟我客气什么呢?”

真不知道这小孩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什么,tin伸手戳了戳tol的小脑瓜,笑的一脸宠溺。


“要先回家吗?”


“不了,我等会你吧,反正我也是走着来的。”tol晃了晃脚上的拖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医生男友因为自己这句话激动的有点双手颤抖。


“真的吗?N要等我下班?!”


“嗯,zebar的饭碗我已经填满了,够他撑到早上了。”


tin简直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形容自己,他的小男友真是会给他带来惊喜。


“那我去趟厕所,一会就回来,困了可以躺那睡一会,我今天刚换的消毒垫,很干净。”


“嗯知道了,你赶紧去吧。”

缩在袖子里的手臂抬了起来,白净的指节猫爪似的弯了弯和tin做着短暂的告别,那感觉就像一只猫挠在自己心脏上。


tin觉得自己是飘出诊室的。


      

不知上帝是不是为了验证“幸福都是短暂的”这句话,当tin听见急诊室的尖叫和怒吼冲出来时,就看到了让人血液凝固的一幕。


他珍爱的小男友,他费尽千辛万苦救回来的宝贝tol,如今正被人在脖子上架着一把刀挟持着,只差一点点,就会划伤tol洁白的脖颈。

       

     

      

    


事态发展的太快,tol只是刚放下手想掏出手机刷刷推特,就被刺耳的铁架拖地声音吓了一跳,再抬头,自己已经被人勒着脖子从诊室拖到了急诊室里,原本昏昏欲睡的人们一瞬间清醒过来,有几个刚来实习的小护士甚至捂着嘴尖叫出声。


急诊室实习生老大的男朋友被当做医生挟持了!


     

挟持者似乎很满意众人目前的反应,咧着嘴把手伸进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轻轻按下,寒冷的玄色刺痛了众人的眼膜,干净利落的比划在tol的喉管前。


那是一把折叠刀,与当初刺入tin心脏的那把无异,这让tol感到本能的恐惧。


而站在对面的tin也怕,这种曾经刺穿自己心脏的东西,如今会划破tol的喉管。


      

“请你冷静好吗!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和我们沟通!我们会尽全力帮助你!”


tin从未像现在这么害怕过,哪怕当初骑在tol身上给他做心肺复苏的时候也没有。


“帮?你们能帮我什么!我这是不治之症!我要死了…我要拉他做陪葬!”


那人手上的力道又大了些,tol吃痛的闷哼一声,后仰的脖颈已经贴在了寒冷的刀刃上,只要一点,他们就又要回到过去。


但tin不想,他不想让tol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你听我说,我一定会帮你治病,请你放开怀里那个人!他不是医生!或者,我和他换!我和他换行吗?我才是这里的医生!”


tin揪着自己的胸牌朝那个失了智的人喊着,不断的小幅度挪动脚步朝那个人靠近。医院的保安们都在外面严阵以待,cap已经偷偷跑进休息室报了警,现在tin能做的就是安抚人心,拖到救援赶来。


“谁都不管用!他好看…我就要拉他做陪葬!死了还能讨个媳妇。”


原本紧张的气氛一瞬间降到了冰点,这个诊室的人谁都知道tol是这个实习生大哥大的宝贝疙瘩,谁多看一眼都不行。现在这个人威胁着tol的生命不说,还说着如此轻薄的话,不出意外,他会死很惨。


虽然大家都知道,sing医生是个狮子,而tin医生顶多算是个大狗,但当什么事情发展和tol有关之后,这条温顺的大狗分分钟都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狼,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就比如现在,tin医生原本一脸的焦急渐渐凝固成凶狠,抓着胸牌的手也放了下来。


      

“放开他。”

冰冷的语气让人感到害怕,tol感觉自己脖颈上的刀有点颤抖。


“我他妈说,放开他!”

震怒的声音一圈一圈在安静的诊室里徘徊,挟持者的手似乎抖的更厉害了。


          

tol看见了tin朝自己使眼色,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发现桌面上的诊疗盘里有一支刚开封的针管,虽然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药,但tol知道,那能救自己的命。


       

趁着tin和那个人周旋,tol小幅度的伸出手去够那只针管,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摸到,他已经看见tin因为愤怒而握起的拳头,上面布满了青筋,似乎下一秒就会把这个伤害自己的人脸都砸烂。


         

只要有他的医生在,他就能感到安心。


      

终于摸到了那只针管,此时此刻那个挟持者已经被tin接二连三的凶狠语气吓得拿不住刀,tol抓住了时机一把推开架在身前的刀,反手一针管狠狠扎在那个人的手臂上。

        

粗头针管垂直扎进去,几乎要将那人的手掌扎个对穿,扔了刀子抱着手掌蹲在地上哀嚎着,tol趁乱把刀踢到tin脚下,小跑着跑到了安全范围里,被他的医生男朋友护在身后保护的严严实实。


        

“他们还有多久到?”

tin看着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人,冷着脸问刚刚报警的cap。


“十、十分钟……”

他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比sing还恐怖。


    

“为了防止他溜走或者是乱跑伤人……”tin扭头检查着tol,发现他除了受到惊吓之外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转身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在地上打滚的人,弯腰用力揪着那个人的前襟把他从地上提起来。“我想先让他暂时安静一下,正好镇静剂用完了,我自己动手,有人有意见吗?”


谁敢有意见?他们巴不得tin医生一圈锤死这个半夜出来吓人的疯子。


      

而那个人似乎是清醒了,不停双手合十哭着道歉,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可是再怎么说也晚了。


tin二话没说,虎虎生风的一拳快狠准的砸在那人脸上,只一拳,就把人砸的晕晕乎乎,没什么站起来的力气。


“束缚带给我,我打包好了给他们送到门口。”


黑色的束缚带迅速被塞在手里,tin一板一眼的狠狠把那个人的手脚都绑好,拎着那人像是拖着一条死狗一样从急诊室一路拖行到大门口扔掉,末了还不解气的使劲儿踹了一脚,直把人踹的滚下三级台阶,后背撞到栏杆才停下来。


    

“P!”

tol的声音有些焦急的从身后传来,这才拉回tin的一丝理智,也不顾自己还穿着白大褂,一把把tol拽过来紧紧搂在怀里,生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没事了,对不起我不该让你穿它的……”

tin尽力克制住自己声音里的颤抖了,可他依旧怕的要死,反倒是刚刚还被挟持的人,抬手轻轻抚摸着大狗狗男友的后脑勺安抚他。


“没事的P,我一点伤都没受,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而且你又保护到我了我的英雄。”


tin觉得自己又快哭了。


        

即使tol总是嘲笑他是个爱哭的老年人,但他此时此刻还是不争气的抱着tol哭了,就好像刚才把人揍晕踹出去的不是他一样。


“呀~P不要哭呀”,tol的声音像是在哄小孩子,一下一下的抚摸着tin的后背给他顺气,“tol还好好的在这呢,我们需要录一个笔录然后回家洗澡睡觉呀。”


这话似乎有什么神奇的魔力,爱哭包tin医生安静下来,只是双手还是紧紧抱着tol的小细腰不撒手,直到做完简单陈述的cap跑过来把他们分开。


临分开前,tin医生还埋在自己男朋友颈窝里吸了吸鼻子说“以后白大褂真的不能乱穿了,都是我的错。”


只不过被tol温柔的抚摸捋顺了心。


      

那一整晚tin都紧紧抓着tol的手,十指紧扣那种,抓到骨节泛白。


要是平时,tol早就红着耳根甩开了,但他今天也同样紧紧回握着自己的医生,像是抓住了彼此的救命稻草一样,一刻也不能分开。


   

                

//

新的一天朝阳升起,他们又在一起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关,原本就粘人的tin医生变得更粘人了,一刻都不让tol离开自己的视线,两个人请了三天假,就什么也不干,躺在床上相拥而眠,一起做饭一起玩游戏,平和的调整着自己的心态。


     

“咱们也太多灾多难了,一件白大褂差点要了你的命。”tin枕在tol的大腿上享受着小男友的水果投喂,趴在他肚子上睡觉的zebar随着tin的呼吸一起一伏。


“多刺激啊,别人想要还没有呢。”

tol说的话一如既往的呛人,但tin听了却只想笑,伸手压着tol的脖颈把人拉下来和自己叫换了一个水果味的亲吻。


     

他真的,爱死tol了,一辈子都不够的那种爱。


     

    

  

End.


181202👇

💙"你值得所有美好的事情"

181205👇

💙"希望你今年都只遇到好事"

181207👇

💙"(给你过生日)就是我最重要的事"
     
    

🌴:你就是他最美好的事,他也是你最重要的事。
       

迪迪的24岁生日,他哥情话宝典开光了吧

【TaeTee】我不是黑社会我是近视眼 5



     

tee回教室就把自己埋在手臂里装鸵鸟了。


   

自己怕不是脑子有病才会一不留神说出那种话来吧?tae作为一个正常男生不喜欢和自己组cp很正常啊,为什么自己要因为这一句话对人家发脾气,有病吗?


       

再说了,自己一个直男怎么就非要和人家组cp了呢?


tee觉得自己今天真是丢脸到家了。


     

掏出手机来想给人家道歉,但自己又横竖拉不下这个脸来,手机屏幕亮了暗暗了亮,一节大课过去了,屏幕上映射的总是tee那张难得一见的厌世脸。


      

“好烦啊啊啊!”


“tee?你怎么了?”kao搬着凳子坐到tee身边,在看到他嘴角的淤青之后咬了下嘴唇,“是…伤口疼吗?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不然你也不会…”


“不不不kao你别误会,和你没关系,这个不疼的。”tee本来心里就乱成了一团麻,kao这突然一个道歉更是搞得他措手不及。


    

“那你为什么这么闷闷不乐的啊?”


“我……”


   

因为p tae不想和我组cp,我生闷气。


tee觉得自己生气的点真的很奇妙,而且说不出口的丢人。


     

“是和p tae有关吗?”


“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的世界里啊,现在就只有p tae了,你看看小cop现在多可怜。”kao用下巴指了指坐在角落里睡得香的cop,“自从你们认识了p tae,这一个月cop都是你俩的小跟班了,只能走在你俩后面,然后还要翻着白眼抹掉满脸狗粮。”

    

“才不是狗粮。”tee低下头,因为委屈而鼓起来的脸颊让人看了想戳。


“哦~是不是p tae有女朋友了你吃醋了?”


“他没有!”……“我没有!”


tee真想给自己俩大嘴巴。


     

“tee呀,其实打架那天我在往回赶的路上了,但是我一跑进学校就只看见p tae把你拽进医务室,cop叼着吸管和我说,p看见你挨打的时候跑的特别快,就跟家里着火了一样跑去救你,可想而知他有多看重你。”


“可是……”


“那我再问你,你为什么要替我出去打架。”


“因为想保护你不想让你受伤啊。”


“p tae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他想保护的是你不是我。”


“可是他都不愿意和我组cp……”


“什么?”


    

tee的小声嘟囔被kao听了个一清二楚,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tee,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试图掰弯自己的人。”


“第一个是谁?”


“p tae。”


“哈?”


“昨天啊,你不知道吗?”


“昨天我……”昨天p tae就拿着手机让自己看英雄救美的消息,说实话tee看完还是觉得这个词用的挺妙的,自己的确被tae保护了,而且那个人给他的是一种直觉性的安全感,仿佛只要他在,就没有什么能伤害自己。但话又说回来了,他保护自己不就是兄弟义气吗,换做是自己也会保护朋友的,就像保护kao。


      

“昨天tae自己去经济管理学院找他们打了一架,我这还有视频呢,是我姐妹发给我的。不过呢……p tae不让外传,所以今天就没什么消息啦,但是大家私下也都知道了。”


     

kao把手机递给tee,cop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也凑到tee旁边,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点开视频就是tae一拳把一个人打倒在地,一个人打七八个也没有丝毫的费力。


     

“哇p tae好厉害!”

cop像个迷弟一样在tee耳边小声鼓掌,但tee却突然暂停了视频放大画面。他发现tae没戴眼镜,眯着眼睛的样子凶狠的不行。

    

“他眼镜呢?”


“嗷?对啊眼镜呢?”cop也发现了不对劲,点开视频继续看下去。


      

tae的出招总是快准狠直击痛处,倒下的人基本上就站不起来了,顽强一点的还会再像个行尸走肉一样扑上来,但对tae造成不了伤害。


     

有一个人一拳砸在tae的胸口,这一下好像对tae造成了什么伤害,让他捂着胸口站在原地缓了一会,然后一脚踹翻了那个人。


     

短短一分钟的视频几乎刷新了tee对tae的认知,原来tee以为的tae就是个肌肉发达学习特好的近视眼,但如今他却发现,tae的眼镜就像是什么封印一样,恨不得一摘下来,tae的周身都会有什么禁锢不住的邪恶气息。


      

但这不是让tee最震撼的。


     

“还敢找事吗?”

简简单单一句话被tae说的痞性十足,回应他的只有零零碎碎的哀嚎。


    

“社会心理学院以后你们都得给我绕着走,那个叫tee的人你们也不许再招惹,明天就去给他道歉。”


     

tae说完就板着脸往回走,只是其中一个人不怕死的趴在地上凶巴巴的说了一句“卧槽他他妈是你男朋友吗?”


      

视频到此中断,tee不知道tae之后又说了什么,但今天那群人的确畏畏缩缩的蹲在地上过来道歉了,不排除tae又把他们打了一顿的可能性。


      

tee突然觉得那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人也并不是自己了解的那个温温柔柔的近视眼学霸,而是初见时那种能把人生吞活剥的大佬。


      

说实话他感觉自己现在有点害怕tae,他不会因为自己中午摔筷子走人过来打自己一顿吧?


      

胡思乱想的人害怕的打了个冷战,但很快他又有了一个新的疑问,比不和自己组cp那个更大更莫名其妙的疑问。


tae为什么不肯让自己知道?英雄救美做好事不留名吗?还是因为那个问题……所以他今天才含糊其辞的盖过cp那件事?


         

“咕——”

肚子的叫声打破了沉默,tee尴尬的揉了揉肚子,中午只吃了几颗花生米,再加上早饭没吃,他现在真的随时随地都能饿晕过去。


      

“也下课很久了,咱们去吃东西吧。”kao站起来提议道,看着身边的cop点了点头,tee也只能点头同意,压下了想找tae道个歉顺便一探究竟的想法。


       

饿着肚子的人带着一头问号慢条斯理的收拾着课本,此时此刻教室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了,其他同学早在下课的时候就跑开了。


      

       

“咳咳…tee?”

教室门被推开,被叫到的人应声抬头,发现门口站着的正是那个在自己脑子里跑了一下午的主。


      

tae在tee走了之后盯着那碗几乎没动过的碗看了很久,依照tee的个性,怕不是都撑不过半节课,所以tae在看时间差不多之后买好了tee爱吃的东西打算去找他道个歉。


        

中午那场莫名其妙的不欢而散的确是因为tae自身的原因,他也没怎么思考就说出了那样的话,他本意想的是赶紧找个理由把“昨天”的事情遮掩过去,而且他也怕组cp这种事情会给这个院之月带来困扰,毕竟他喜欢kao,也和kao般配……


      

每次想到这里tae都没由来的想叹气,鬼知道为什么。


       

于是他就这样维持着五秒叹一次气的频率坐在心理学院长廊上等人下课,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看见自己要等的人,倒是多了一身蚊子包。


       

实在痒的不行的人看着再不吃掉就要坏掉的三文鱼,看了一眼手机之后抬脚上了楼,找到tee的教室后一推开门发现自己等的人正坐在座位上收拾东西,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不偏不倚打在tee的侧脸上,鬓角的黑发都被染成了蜜糖色,卷翘又毛茸茸的长睫毛在眼睑处打下一方阴影,在听到自己的呼唤之后抬头盯着自己,清澈的眼神让tae想到了小时候去奈良时看到的小鹿,让人想摸摸头。


      

“p…”


似乎还在为中午的事情而尴尬着,tee看见来人是tae之后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手里抓着书不知道是放下好还是塞进书包里好,空晃了几下之后放在了桌子上。


     

“我买了你最爱吃的三文鱼。”tae走进教室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笑的一脸明媚,“赶紧吃了吧,本来是趁着新鲜买的,结果在楼下等了你很久,都快坏掉了。”


       

cop和kao在tae走过来的一瞬间就收拾好了书包跑了出去,cop还拍了拍tee的肩膀给他鼓励,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饿了吧,中午怪我不会说话,不是我不想和你组cp,是……”


      

“对不起p,中午是我不懂事。”


tae准备了一肚子的措辞被突然道歉的人打的措手不及,挤芥末的手僵在半空中。


       

“p这么帅气又优秀,肯定很多女孩子想追呢,我中午那样肯定会给p带来困扰的,最近说话都不怎么经过大脑的。”tee一边说着一边挂着歉意的笑挠头,说出来的话和tae想说的都差不多。


      

“te…”


“三文鱼好好吃啊!”


tae觉得自己心里有点不得劲儿,但话头又已经被tee止住,只能尴尬的瘪瘪嘴,伸手打开一听冰雪碧放在tee手边。


      

tee说完以后并没有觉得自己心里负担轻多少,三文鱼一点也不新鲜,他不知道tae在楼下等了他多久,明明是他的错,这个人还要先拉下脸过来示好,tee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原本应该活络的气氛此时此刻却好像变得更凝重了,tee坐在那默不作声的吃东西,tae坐他旁边无所事事的滑手机,两个人似乎都想说点什么但又都没什么好说的。


     

    

Tbc.


大卫真的太浪漫了吧😢
其实本来都等那么久了,我以为他们就私下打电话说了个生日快乐,就不会再发祝福了,结果谁想得到哥哥晚上居然在弟弟出生的那个时间(泰国晚上七点半左右)发了生贺,还是两年前的旧照。
他真的心思好细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什么浪漫偶像剧啊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我会感动死我靠😭

🔒大卫:希望今年你都只遇到好事。
🔒迪迪:谢谢你做我的好哥哥,一直守护着我。

有哥哥守护着你,你们以后一定都会只遇到好事的😭

【TaeTee】生日快乐 1.0

很久以前就写好的小甜饼 结果为了给小朋友零点过生日发推愣是忘了这茬🗣️人老头脑不中用


     

      

     

      

“tee,生日快乐。”


“谢谢p tae啦,今年我生日有没有生日礼物哇?”


“有啊。”


“啊?!”


听筒里惊讶的声音让tae听了没忍住低下头笑了出来,他知道tee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毕竟像自己这样的人,不会送出什么太浪漫的礼物,要说实用,也就是tee毕业彩排那天的钱串了。

不光对tee实用,自己也收获了一个害羞的捏脸和甜甜的拥抱。


       

“那你要明天见面的时候给我吗?”

tae听出了小孩子语气的期待,抬头看了看公寓楼里还亮着灯的房间,不出意外的话,他可能正坐在窗前弹着钢琴练习吧。


       

“现在就给你,但你可能要下个楼了,这个礼物很重我搬不上去。”


      

“现在吗?”tee看了看钢琴旁边的小电子表,12月5号凌晨十二点零五分。

“p tae现在学会浪漫了。”


        

“是啊,和你在一起快两年了,也该学会了嘛。”


       

tae抬手捂住了跳动有些过速的心脏,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他感到有些紧张。

希望tee会喜欢这个礼物…


       

拖鞋吧嗒吧嗒拍地的声音逐渐靠近,tae捏着手机紧张的咬了咬大拇指,夜晚的凉风吹进宽松的衬衫里激起一层鸡皮疙瘩,摁亮屏幕确认自己的朋友们已经做好了准备,tae深呼吸一口调整好表情,在楼道门打开的一瞬间勾起了嘴角。


        

“什么礼物啊?哪呢哪呢?”

小孩子一出来就四处张望着找自己的礼物,他想知道到底是多大的礼物tae自己都搬不动。

但他什么也没找到。


         

“tee。”tae伸出双手轻轻捧住tee转来转去的小脑袋,让人与自己温柔的眼神相接,“礼物……”


       

tae身后的几棵树突然亮了起来,tee这才发现那是电灯泡连成的一句话。


        

“生日快乐,我爱你。”


      

惊讶到微张的嘴唇突然被一片柔软覆盖住,tee眼中只剩下了tae深情的眉目和他身后的光斑,后脑刚剃完的短发被人温柔的抚摸着,tee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只被捋顺了毛的小猫,顺从的闭上眼睛回应着高自己一头的男人。


        

“生日礼物是一个大号男朋友,还喜欢吗?”

耳畔的温柔嗓音让tee忍不住抬手环上自己时常捉弄的腰身,原来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珍藏的情感早就被这个人看穿了。


      

“喜欢,可是我也搬不动。”


“没关系,因为遇见你,他就有生命了。”


       

     

    

      

早安,小朋友的24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我哭很大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爹地我的triage啊啊啊啊啊啊啊听诊器那里我死了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边真的是triage!二位笑的都很开心了!

【TaeTee】我不是黑社会我是近视眼 4

高度近视学霸(黑社会×乖巧不良少年

甜

         

     

“我饿!!!”

tee爆发出人生中的第八声绝望感叹,他已经因为嘴角的伤口很久没张嘴吃东西了。

      

“活该,叫你打架。”cop从微波炉里把他妈妈刚给tee熬好的皮蛋瘦肉粥端出来放到tee面前 “凑合吃吧,我妈怕你饿死。”

     

“我爱妈妈!”

       

两天过去了好歹是看见了点荤腥,tee差点感动的哭出来,差点没忍住唱了一首老铁还是亲的好。

       

宿舍门被敲响,含着一嘴热粥的人瞪圆眼睛一脸懵的看着门口,末了扭头和cop对视了一眼,cop只能认输般的扭头去开门。

        

“p tae?”

“我靠!”tee匆忙咽下嘴里的粥,又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伤口捂着嘴疼的直跺脚。

        

“你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tae进门看了看桌上的一桶粥又看了看捂着嘴趴沙发上打滚的人感觉自己有点头疼。

      

“p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tae一脸冷漠的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雄伟的肱二头肌也因此更加明显了。

      

“还行……?”tee的回答让tae有点哭笑不得,从兜里掏出手机举到tee面前。

        

【神秘威猛先生两脚解决所有挑事者,英雄救美男友力爆表!】

“你们学院速报……”

“我靠威猛先生什么鬼啊这玩意不是清洁剂吗???”

       

tee往嘴里塞了一口粥差点又吐回碗里,md这什么鬼报道啊清洁剂都用上了。

tae看tee是完全没注意到后面四个字。

          

“重点是英雄救美。”

“啊,我救kao嘛,没毛病啊。”

      

这人一边揉揉鼻子一边又喝了一口粥,tae忍不住怀疑这群人是不是下手太重伤到tee的脑子了。

       

“p tae的意思是,英雄 救 美。”cop随手扯过一张凳子倒坐着,伸手指着tae和tee,“懂了吗,你不是英雄,你是美。”

       

???

tee含着一口热粥彻底蒙圈了。

    

“算了,你慢慢吃,我回去写论文了。”

      

tae看了一眼tee又看了一眼粥转身走了,还非常不利索的一脚踢在茶几脚上,嘶了一声姿势怪异的走了。

      

“p tae是不是又该换眼镜了,我感觉我得找我朋友给他做个中间带灯泡的,这样走夜路也不用怕了。”

    

嘴里含着粥的人口齿不清的叽叽歪歪着,似乎是完全没把英雄救美这茬放心里,依cop看,明天他和tae的cp就能上校园趋势No.1。

     

     

     

   

   

tae出了门之后靠在墙上抱着脚蹦了半天。

踹人的时候都没这么疼。

       

他看见英雄救美四个大字报道之后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他也说不好,上次谈恋爱还是14岁,现在自己都27了,早忘了谈恋爱什么感觉了。但他总觉得自己是不至于喜欢上tee的,虽然他又可爱又帅气又聪明软乎乎白花花的像个棉花糖还像个馋嘴的猫一样看见什么都两眼放光吃饭的时候又像是屯粮的小仓鼠嘴巴一动一动的根本停不下来漂亮的桃花眼会因为cop抢肉瞪得圆圆的又会因为自己给他夹肉笑成好看的形状但,tae不认为自己会因为这些喜欢上他。

       

于是tae捏着手机去找tee,希望社会心理学院的老大哥可以管一下自己手底下的小记者们,注意措辞。

     

但他似乎是没反应过来?tae觉得这都要怪那个出手打tee的人。

      

黑框眼镜被摘下来放进衬衫前胸的兜里,tae伸手面无表情的打了个电动三蹦子,车还没停稳就一猫腰钻进去 “经济管理学院。”

      

     

     

//

“p tee!经济管理学院的人又来了!只不过……诶你别走啊!”

       

tee刚把车锁上就看见面色古怪跑过来的小学妹,再加上经济管理学院这几个字,tee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昨天过来找事的那一帮。怎么昨天没打痛快今天还要再打吗?

      

满腔怒火的人青着嘴角跑到教学楼前面的广场上,原以为等待自己的是一群威风凛凛要打架的人,没想到是一群可怜巴巴捏着耳朵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昨天被tae踹的两个人抖得最厉害。

       

“你们干嘛?”

“P TEE对不起!”

“???”tee确定自己面前蹲着的是昨天找自己打架的人,而不是工程学院的一年生们。

     

所以他们怎么突然跑过来道歉了?

      

     

  

“tee,早上好啊。”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tee回头发现是tae正双手插兜一脸轻松的走过来,脸上的黑框眼镜变成了斯文的金丝边框。

     

而蹲在地上那群人看见tae之后明显抖的更厉害了。

    

“他们…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啊,为什么问我?”tae推了推眼镜伸手揽住tee的肩膀挑了挑眉,tee总觉得有点危险,再一回头,那群人已经快趴到地上了。

        

“你怎么换眼镜了?”

tee突然踮起脚尖的靠近让tae心里有点慌,须后水的清爽味道和自己不同又意外的好闻,在这个档口tae竟然还想着要换一个牌子的须后水。

      

“我……”

气息交换,tee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红着耳尖后退,只是还没退开多少就被肩膀上的手桎梏住了,tae刚刚还慌乱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反过来,刚才还带着咄咄逼人的探寻眼神此时此刻倒是像个受惊的小兔子。

      

“度数又高了,换了。”

“哦…哦好的……”

     

肩上的力气松了些,tee抓着这个空子退出tae的包围圈松了口气。想想昨天tae一脚踢在茶几角上,自己还吐槽来着。

      

“你们,以后不许再纠缠kao,也不许再来闹事!听见没有!”

  

tae觉得面前的tee就是个炸毛的兔子。

      

蹲着的人迟迟没有回应,tae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到最后已经完完全全找不到一丝笑过的痕迹。

      

“听见没有啊?”

tae把重心都倚在tee身上,说出话来都懒洋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带着那么一股子杀气。

      

“知…知道了”

“回去上课吧。”

      

tee看着一溜烟消失在自己面前的人挠了挠头,扭头看了一眼挑眉盯着自己的p tae,皱紧了眉头使劲挠头。

      

“别挠了待会秃了。”温暖的大手抓住tee的手放了下去,刚才还揽着人肩膀的胳膊突然横跨过来锁住了tee的脖子,让他不得不强迫性的跟着tae走。

       

“诶诶干嘛去啊?”

“带小美人去吃饭。”

tae突然觉得,小美人这个称呼给tee不错,他真的长得挺好看的。

tee在挣扎的时候低头看到了tae手指关节好像有点肿。

     

       

     

       

cop坐在餐桌上咬着筷子看tae不停的往tee碗里扔花生米。

         

被扔的人一脸无可奈何的哼哼唧唧着叫tae停下,伸手去抢tae手里的碗却又因为手短抢不到,只能鼓着脸把碗里的花生都吃完。

        

难道这就是谈恋爱的人吗?cop感觉有点神奇。

     

   

“你好请问是ptae吗?”

      

有点兴奋的声音突然打破这份安静,cop抬头看着羞红了脸的女生,转手端起桌上的一碗花生米,一边吃着还一边给女孩子让了个地。

      

“是我。”

刚才欺负人的人一秒换上了温柔脸,看的tee一愣一愣的。

       

“我是校园贴吧的成员,鉴于您昨天英雄救美…”女孩子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正在喝饮料看着他的tee“的行径,我想对您做个采访,当然也包括当事人p tee。”

           

“好…”

“不用了。”

      

tee刚要开口答应就被tae一把拦住。

       

“没什么可采访的,自己的好朋友被人欺负了,当然要还击回去啊。”

        

“可是您昨天自己…”

“我们在吃饭,不好意思啦。”

“好…谢谢p”

       

tee看着垂头丧气离开的女生突然觉得心里有点不忍,但他也不敢贸然把人家叫回来。

因为他打不过tae。

      

“干嘛不让采访?”

“这种采访无非就是要凑cp啦,有什么好搞的,一点意义也没有。”

  

“那p这么说是不想和我组cp吗?”筷子突然被重重的甩在桌子上,tae也不知道自己随口说出来的理由怎么就激怒了眼前的人。

        

“既然p看不上我,我也不奉陪了,走了。”

       

小孩说完抬脚就走,看起来是气的不轻,连碗里的肉都没吃,光顾着吃花生米了。

         

“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tae咽了口口水扭头看着cop,而同样一脸懵逼的人给他的回应只是点了点头,又拨浪鼓似的疯狂摇头。

         

看着人离开的方向,tae抬起手挠了挠前两天刚染的头。

     

好想追上去揉揉小孩的脑袋哄他啊。

     

      

Tbc.